早已陨落的铃木,如今借尸还魂

由于品牌号召力不足、缺乏有效的市场营销手段,再加上中国市场消费者对于 " 大车 " 的执着,以生产经济实用型小车闻名于业界的铃木早在 2018 年就正式 " 官宣 " 退出中国市场了。这也意味着,长安与铃木长达 25 年的合作关系,迎来了终结的一天。

不过,虽然早在铃木退出之前,长安铃木的产品线早已多年没有更新,但是在这 25 年的合作期间,除去那些经典车型以外,铃木为长安汽车留下最宝贵的财富,就是那两座位于重庆的整车生产厂了。

而随着铃木的离去,这两座有着合资生产标准,且具备年产 35 万辆整车能力的工厂也陷入了停摆的状态。

为了更好地利用铃木余下的 " 遗产 ",长安汽车在 2020 年底就着手盘活铃木留下的两座工厂的事宜。在今年的 3 月份,重庆长安铃木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重庆铃耀汽车有限公司。

铃木在中国市场的最后一丝印记,也随着这次的更名而被抹去。

借尸还魂成功?

不过,虽然长安铃木已经成为了历史,但是在更名为铃耀汽车以后,我们却惊喜地发现了铃木启悦这款车竟然借尸还魂了?!

大家都知道,重庆一直流传着 " 黄色法拉利 " 的传说——当地的铃木启悦出租车用每天的风驰电掣,诉说着一段段奇幻的都市传说。而启悦出租车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也是长安铃木销量的一根重要支柱。

但是随着长安铃木的分手," 黄色法拉利 " 的传承也面临着断档的危机。

不用怕!长安来了!

也许是为了充分利用其铃木的剩余价值,也为了能让手上两座空闲工厂能得到充分地利用,长安继续在铃耀第二工厂生产启悦车型,只不过名字从铃木启悦变成了铃耀启悦,车标也被更换成了长安欧尚的车标。

据了解,这批铃耀启悦除了会挂载欧尚车标以外,还将会直接采用长安的蓝鲸动力发动机。

玩笑归玩笑,除了让启悦发挥余热以外,长安还将奔奔 E-Star 以及明年即将投产的轿跑 SUV 系列引进到铃耀的工厂进行生产。

可见铃木虽然已经死了,但是它依旧在发挥着它的余热。

" 小车之王 " 不被接受

奥拓、雨燕、浪迪、北斗星,这一个个名字曾经都是中国市场上响当当的存在。

廉价入门微型车奥拓曾经是无数家庭的第一台车,虽然现在国人的 " 三缸恐惧症 " 绝对有它的一份功劳,但是怎么说都好作为当时国内、乃至全球市场最便宜的车型之一,奥拓依旧是不少人的汽车启蒙者。

而在那个飞度还没称王的年代,铃木雨燕则是玩乐型小车的绝对王者,恰到好处的动力,充满乐趣的底盘,都让雨燕这台车一时成为了铃木的代名词。

而浪迪、北斗星这两个隶属于昌河铃木旗下的车型,又曾承载过多少个体老板发家致富的梦想。

但是尽管铃木与中国市场有着种种美好的回忆,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内消费者的喜好也慢慢地从这类经济适用型小车,转向体型更大、空间更好且体验更完善的 A 级轿车以及 SUV,铃木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在 2011 年达到了顶峰以后,就是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暴跌:长安铃木 2011 年全年销量 22 万辆,而当时间来到 2018 年的时候,长安铃木的销量就仅剩下 3.45 万辆了。

面对着 " 大车 " 热潮,其实铃木也并非没有挣扎过,比如他们推出了启悦以及维特拉这两款主流尺寸的轿车与 SUV,而这两款车在各自的领域也都取得非常不错的口碑。

但是,作为一个一直深耕小车市场的品牌,人们脑海中的铃木早就被 " 廉价 " 所深深捆绑在了一起,铃木品牌也难以支撑得起其站立在更高价位的市场,因此这两款车型最终也未能带领铃木起死回生。

铃木的退出无需惋惜

与许多人一样,当初在听说铃木要退出的时候,我也曾感到一丝的惋惜,毕竟这意味着国内市场又少了一个充满历史的合资品牌了。但是后来我仔细一想,这其实也没什么好惋惜了,毕竟中国市场与铃木品牌就像是一对步调不一致的情侣,分开对于双方来说都并非坏事。

在 90 年代,卖着 7.1 万元人民币的奥拓是当时国内市场最便宜的车型之一,而在如今,7 万元人民币已经能买到正儿八经的一线合资品牌 A 级车了,短短的 20 年光景,中国市场的变化可谓是天翻地覆,但是铃木却依旧是那个专注于造小车的铃木。

在雨燕、锋驭、骁途、维特拉等车型消耗完了最后一批 " 小车 " 买家以后,铃木在中国市场的日子自然也就走入了倒计时。对于铃木来说,一年卖不了几辆车的中国市场早已是鸡肋,而对于中国市场又或者是长安来说,无法贡献利润的铃木也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包袱。

分开,意味着铃木能够更加专注于日本、印度、东南亚等对小型车无任欢迎的市场,也意味着长安能够投入更多的资源到其它合资品牌以及自主品牌的发展当中。

现在,我唯一在意的是,换上了蓝鲸发动机的启悦,还能不能延续 " 黄色法拉利 " 的传说呢?重庆的朋友,记得告诉我。

(图片来源网络)

撰文 / Ethan